向左走?向右走?市区红绿灯调查实录

你不可能漠视这样一组数字:刚刚过去的2010年8月份,我市因违反交通信号引发的重大交通事故有5起,同比上升66.67%,死亡3人,同比上升200%。

 

生命是宝贵的,在世界预防自杀日前后,关于生命的话题尤其敏感。毫无疑问,在非正常死亡的主要原因中,交通事故的占比是最高的,单说市区近年发生的孕妇、教师斑马线上被撞丧生的案例曾令多少人扼腕!同时我们又不能不想到红绿灯的话题。

 

“红灯停,绿灯行,黄灯要注意。”红绿灯是最简单直观的信号指示灯,这句口诀几乎是每个人从幼儿园时代就已念熟了的。不管开车走路,都必须按红绿灯指示,这是常识。我们也似乎早已习惯于看到交通警察顶风冒雨指挥交通的情形。然而,简单的红绿灯现在却有不少市民反映说看不懂:市区一些路口的红绿灯存在的诸如指示错误、时长不合理、显示不清,或者有的则干脆罢工等问题常常给人添堵。给市民一个尽可能不出错的红绿灯很难吗?拥有这一保障交通安全起码的硬件可以减少多少交通事故又可以让交通警察减轻多少辛苦呢?还有诸如在红绿灯出错的情形下违反交通信号的责任问题等等同样是广大市民经常来电反映的困惑。

 

诚然,软件依然是第一位的。作为交通参与者,无论机动车、非机动车还是行人,都能在遵守交通指示的前提下文明礼让,才能让他人、也让自己更安全。毕竟灯是死的,人是活的。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城市的发展、基础设施的改善并非一日之寒,作为这个城市的市民除了从我做起的配合还得有设身处地的理解,但这些与对交通文明的呼唤并不矛盾———向左走?向右走?

 

 

解放西路这一路段是单行线,但直行绿灯仍然亮着,

 

这也把受限制的轿车驾驶员弄糊涂了。

 

 

三个方向的红绿黄灯都亮着。常博摄

 

 

宾虹路与环城西路交叉口,倒计时灯坏了。

 

 

目击·印象

 

这些红绿灯让人手忙脚乱

 

时间:9月8日晚8时35分

 

地点:解放西路与回溪街交叉口

 

由于原二百地块的施工,为了减少交通流量和保证工程进度,交警部门对新华街施工路段进行了交通管制,红绿灯也进行了相应调整。在这个交叉口,一方面从回溪街禁止左转进解放西路,另一方面从解放西路也禁止向东直行。一句话,单行线只许出不许进。

 

因为公交车和摩托车不受单行线限制正常行驶,解放西路上的直行绿灯仍然亮着,但这也把受限制的轿车驾驶员弄糊涂了。想从解放西路往东走,到一百、银泰天地等商场逛一逛,如果光顾着看交通指示灯,一个不小心就可能逆向走到单行线上,手忙脚乱不说,还有很大安全隐患。

 

晚上8时35分,一辆黑色的帕拉丁越野车停在了解放西路路口,驾驶员可能是过于专心等绿灯,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单行线指示牌。等了十几秒,直行绿灯亮了,越野车一脚油门就向前去。临到对面路口才发现不对劲,这段道路用铁栅栏隔开,向东只剩下了一个车道的宽度。越野车一个急刹车减慢速度,看得出有些犹豫,这时向右转弯只能掉头,明显已经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短短一段路开得小心翼翼。

 

资深驾驶员袁景新说,现在这种情况还算好的。前段时间路口刚开始管制的时候,指示牌不但小,而且挂在路边红绿灯的灯杆上,驾驶员在停车位置很难看得见。往往都是看着绿灯过了路口,突然发现指示牌,使得驾驶员猝不及防。最近在解放西路西边路口放了一块“单行线禁止驶入”的指示牌后,驾驶员基本上都能看到。

 

时间:9月8日晚8时50分

 

地点:义乌街与和信路交叉口

 

这个路口不是主干道,但附近集中了多个居民小区,晚上车来车往的还是不少。几乎所有车子到了红绿灯前,总是要磨磨蹭蹭十几秒钟,不知道该开还是该停,因为他们看不懂这个红绿灯。

 

晚上快9点了,两辆轿车停在了义乌街北路口,一辆要左转进东阳街,一辆要直行。由北向南开过来的时候指示灯是红灯,等了十几秒,红灯开始闪烁。第一辆马自达轿车的驾驶员小范按照经验,松掉刹车挂进一挡,准备绿灯亮就起步走。没想到红灯闪烁过后一灭,整个指示灯就变得一团漆黑,不见黄灯也不见绿灯。

 

这怎么开?小范愣了一下,稳妥起见,他还是放空挡重新踩了刹车。后面的车子却不耐烦等,见状就绕过小范直接开过了路口。犹豫了一下,见这个路口没有监控,小范也一打左转向灯开走了。指示灯在黑了20多秒后,又突然亮起了红灯。

 

半小时10多名行人闯红灯

 

时间:8月26日上午8:25~8:52

 

地点:市区双龙南街与双溪西路交叉口西南角(金华日报社门口)

 

8:25一衣着时尚的女青年在红灯还剩五格的时候,边打电话边由西向东过马路。

 

8:27一中年男子边打电话边东张西望地由东向西过马路。

 

8:28一对情侣撑着遮阳伞并搂在一起,在红灯还是满格的时候由西向东慢悠悠地过马路。

 

8:29一老汉在红灯还是满格的时候匆忙地由西向东过马路。

 

8:30一男生背着书包大步由西向东过马路。

 

8:31一穿着人字拖鞋的青年一摇一摆穿梭在车流中由西向东,当时红灯还有三格。

 

8:33一女青年在红灯还有最后一格的时候左右观望后由东向西走过。

 

8:37一中年男子在红灯还有四格的时候左看右看由南向北慢跑过马路。

 

8:38两男青年从一高级轿车上下来后一前一后神态自若由东向西过马路。

 

8:46一中年男子拖着自行车在红灯还有最后两格的时候由西向东过马路,神情有些犹豫。

 

8:48一打扮时尚的男子撑着遮阳伞在停车线处玩手机,见暂时没车便由西向东快步走了过去。

 

8:50一中年男子骑着自行车,表情有些焦急,见有车辆往来仍见缝插针由西向东走过。

 

8:52一戴着草帽的中年男子不仅在红灯还有两格的时候闯红灯,还由西向东慢悠悠走在机动车道中间。

 

它罢工了,我们怎么开

 

时间:9月9日中午11时

 

地点:兰溪街与李渔路交叉口

 

市民李明铭从市政府办完事出来,从南门开车转到兰溪街上,准备到双溪西路上去。

 

车子到了兰溪街和李渔路交叉口,因为前面一段路是北向南的单行线,车辆只能左转或者右转,小李睁大了眼睛看前面的红绿灯。“奇怪了,是不是太阳太大了?”不管怎么看,就是看不见信号灯显示的信号。从车窗探头去看,还是模模糊糊。为保险起见,他在停车线后等了几十秒钟,可红绿灯还是没有变化,后面的车子已经停了一串,大家都吃不准指示灯到底是红是绿。

 

又过了几十秒钟,指示灯还是没变化,大家才确认这个灯罢工了,这才小心慢行地过了这个路口。而东西向的车流也因为同样的理由迷茫了一两分钟时间,等醒悟过来,路口一时变得有些忙乱。“是不是周边工地开工把线路挖坏了?”驾驶员们纷纷猜测。

 

没想到,李明铭的车子开到双龙南街与双溪西路交叉口,又遭遇了一次罢工的情况。靠双龙南街南面的指示灯一片漆黑,好在对面的指示灯显示正常,小李还是正常过了路口。

 

太阳光线强烈,信号就看不清楚了

 

时间:9月9日中午12时10分

 

地点:二环北路与迎宾大道交叉口

 

袁景新说,市区有些红绿灯在太阳直射下,很难看得清楚信号指示。一方面是信号灯比较小,数字也不够大;另一方面原因则是强光的反射,使得迎面的驾驶员很难辨别。二环北路和迎宾大道路口的红绿灯就有这个问题,还有市区江南申华酒店门前的红绿灯也有这个问题,从丹溪路上开车的驾驶员经常要费老大的劲才能勉强看清楚。

 

这些天的天气多是阴天或者多云,这个问题不是很明显。不过开车到二环北路与迎宾大道路口的时候,还是可以明显发现红绿灯在反射太阳光,多少都对显示效果产生了影响。如果在前段时间将近40℃的高温和强光之下,问题恐怕更严重。

 

人行绿灯让人等得心焦

 

时间:9月9日晚8时50分

 

地点:环城南路与东阳街交叉口

 

这个路口的车行红绿灯指示正常,但人行红绿灯则让人看得糊里糊涂,性子急的则要抱怨几句。

 

这里四个方向都设置了行人指示灯,但指示灯的数字显示有问题。显示红灯时,数字不是从等待一个绿灯的时长开始倒数,比如从20秒倒数;而是每次从99秒开始倒数,倒数到80多秒的时候,忽然一闪跳成了绿灯。20秒钟后,绿灯跳回红灯时,又从60多秒开始倒数。如此循环下去,有时倒数到0了,红灯还是照样亮着。

 

怎么看红绿灯也有学问

 

时间:9月9日晚9时50分

 

地点:江北婺江东路与明月街交叉口

 

市区有好几个不规则路口,怎么看红绿灯对于新手来说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比如明月街路口,是个不规则的四岔口,有几个路口之间相邻很近,第一次到这个路口的人也容易迷惑。老袁说,这种路口你只要记住一个原则,就是你要到哪个路口去,就看哪个路口的指示灯。允许直行就直行,允许左转就左转。不过从婺江东路和明月街过来的右转车辆则可以随时右转。

 

江南也有一个不规则路口,婺州街和宾虹路的四岔路口上,又插进了一条名叫金艺路的小路。以前金艺路是可以双向通行的,给路口的交通带来不少麻烦。驾驶员们都说这个五岔路口难开。如今金艺路改成单行线,只能进不能出。不过这也只限于汽车,二轮摩托车还是一辆接一辆从金艺路出来,转到宾虹路或者婺州街上。

 

虽然已经是单行线,但金艺路口有三个相位的红绿灯仍在闪烁,不过因为被绿树遮掩,过往车辆已经很难看见指示标志。汽车看不见,摩托车又根本不看,不知道这个红绿灯为什么还在坚守岗位。

 

这里可设个红绿灯吗

 

时间:9月9日晚上10时20分

 

地点:江南东阳街上

 

从环城南路往南,东阳街上就没有红绿灯了。原来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随着过往车辆的增多,过马路的人群和南北的车流冲突就多了。特别是和信路和环城南路交叉口,因为旁边一块地用围墙高高围了起来,驾驶员左转的时候是根本看不清楚东阳街上的车辆的,再加上没有红绿灯指示,容易与东阳街上的南北车流冲突,两辆车突然打个照面,吓一大跳急刹车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这里的数字永远定格

 

时间:9月8日晚9时10分

 

地点:宾虹路与浦江街交叉口

 

这个路口的红绿灯显示正常,但倒数计时器出了故障。前段时间不管红灯绿灯,永远定格在3,最近则变成了定格为8F。

 

虽然到了晚上,这个路口来往的车辆还是很多,特别是宾虹路上的双向车流不断。旁边现代城前的广场上,一群跳完舞的社区居民正等红绿灯,准备过马路。由于红绿灯正常,路口的交通并没有受到影响。驾驶员看到红灯停后,总会习惯性地看下倒数计时,看到乱码,虽然奇怪,不过有红绿灯看,也就这样过去了。

 

有人说,这个路口的计时器坏了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不影响安全通行,可看着总归别扭。

 

时间:9月8日晚9时15分

 

地点:宾虹路与环城西路交叉口

 

从浦江街交叉口向前开了几百米,就是环城西路交叉口。这个路口到夜间仍然繁忙。金华与兰溪的往来车辆,不能进市区主干道的载重货运车辆都从这里过。这里的红绿灯也患上了同样的毛病,不管红绿颜色转换,数字永远显示黄色的88字样。只不过这里是大路口,红绿灯的规格更大,这个88的错误信息也显得更大更明显。

 

数据:92个红绿灯挡不住27起事故

 

据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综合室副主任吴一昊统计,目前该大队辖区共有红绿灯92个,其中70多处配有“电子警察”(因双龙南街道路优化工程施工,其间部分“电子警察”难以正常“上岗”,故无法给出具体数据)。

 

记者9月7日傍晚从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事故中队获悉,截至当天,今年以来该大队辖区不按交通信号灯规定行驶已导致交通事故27起,受伤15人。

 

8月5日上午11时50分,市区八一南街与宾虹路交叉口,一客车与一电动自行车相撞,导致骑车妇女倒地受伤。在此之前的8月3日,市区环城南路与义乌街交叉口,同样是客车与电动自行车相撞,导致骑车男子受伤。上述两起事故中,驾驶客车者皆为女性。

 

声音

 

出租车司机:红绿灯牢靠些,可让交通更通畅

 

出租车司机一天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城市道路上穿梭奔忙,对于红绿灯问题,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开着一辆靛蓝色斯柯达出租车的司机老王,已经当了5年多的哥,对于金华的大街小巷早已烂熟于胸,堪称活地图。在他看来,金华市区的路口红绿灯设置比较全面,设备先进,大多数还是不错的。但是一方面最近市区施工的工地和路段多,可能影响了红绿灯的线路;二则有些红绿灯位置比较偏僻,指示灯坏掉了也没人知道;所以还是有一些路口的红绿灯存在问题,影响了车辆和行人的安全正常通过。“有些灯该亮不亮,比如宾虹西路和秋涛路、金星街两个交叉路口,直行绿灯都不亮了,要看左转绿灯开车。有些灯不该亮却亮了,比如宾虹路和浦江街路口的倒计时灯。既然安装了设备,就要起作用,坏着总是不对的。要不就修好,要不就干脆拆掉。问题红绿灯,说轻了是个笑话,说重了就是安全隐患。”

 

出租车师傅老李则对不少路口的红绿灯间隔太长颇有意见。虽然这些红绿灯没坏,但他觉得根据路口的不同状况,可以设置得更加科学合理,让交通更有效率。“现在市区不少路口的红绿灯间隔太长了,等一分钟红灯只有20秒钟绿灯。不仅高峰期如此,平时也是这样。比如解放东路和八一北街路口,有时要等三个灯次才能过路口。八一南街上的路口大多也是等待时间很长,其实不是高峰期的时候可以适当缩短,交通也会更通畅。”

 

交警:三类车“喜欢”闯红灯

 

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副大队长蔡翼鹏分析,从闯红灯对象来看,以下三类车“喜欢”闯红灯:

 

1.出租车“舍我其谁”。在闯红灯群体中,由于出租车司机昼夜奔波,对哪里有“电子警察”十分熟悉,因此闯红灯可谓得心应手。其表现在:在无“电子警察”路口,肆无忌惮闯红灯;在有“电子警察”路口,依靠自身琢磨出的“技巧”避开监控照样朝着红灯穿行,比如他们经常抢占非机动车道不说,还经常有理似地按喇叭催促他人让道。

 

2.私家车“当仁不让”。除了部分私家车主掌握了出租车司机的“技术”闯红灯外,还有不少私家车主为了“争”最后几秒而常常在红绿灯切换时迎着黄灯行驶导致闯红灯。交警部门现场处罚表明,私家车最多。

 

3.摩托车“难得糊涂”。这类车还包括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和人力三轮车。交通安全意识薄弱是一大原因,不怕“电子警察”应是根本。

 

 

 发布时间:2010.10.05    来源:路邦交通设施    查看次数:4886